小狸猫

挖坑了,抱歉🙈

傻瓜p图,🙈🙈🙈

[evanstan]冰淇淋啊好吃(校园AU,特别短的一个脑洞)


有一段时间Sebastian特别喜欢吃冰淇淋,喜欢到把自己的推特名也改成了:冰淇淋啊好吃。
再怎么喜欢的东西吃多了也膩,现在他已经不怎么吃冰淇淋了。
Chris是他的同学,偷偷关了他的推特,冰淇淋啊好吃,他看到这个推特名,像是知道了他的一个秘密一样开心。

从那以后,Chris总是找各种机会塞给Sebastian各种口味的冰淇淋,虽然Sebastian已经不怎么喜欢吃冰淇淋,但是Chris给他的冰淇淋他还是会吃完。

在一个下午,Sebastian坐在学校湖旁的长椅看书,Chris拿个一个冰淇淋,跑过来,气喘吁吁的递给他。

Sebastian看了看他手里那个冰淇淋,并没有接。

“其实我老早就不喜欢冰淇淋了。”Sebastian看着他的眼睛。

Chris僵在了原地,手里举着那个可怜的已经开始融化的冰淇淋,连收回去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但是,我喜欢你。”Sebastian对他微微一笑,那笑容融化了他的世界。





(包子同学请说话不要大喘气。🙈🙈🙈)

[evanstan]桃包(小甜饼)

(🙈朋友,吃口糖吧,写的一般请多担待)

“天哪,seb,我爱死你的下巴了。”

清晨,Chris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安睡Sebastian,那画面太美好,让他觉得自己身边躺着一个天使。

Chris忍不住抚上Sebastian的脸,他的睫毛,他的鼻子,他的嘴唇,最后,手指停在Sebastian柔软的下巴上,用手指轻轻的捏着那肉嘟嘟的屁股下巴。

天哪,怎么会有人的下巴这么可爱。

“别玩了,Chris。”Sebastian被Chris的动作吵醒,带着困意喃喃到。

“seb,你喜欢我哪里。”Chris忽视了Sebastian语气中的不满,继续说兴奋的说。“眼睛,鼻子。还是说,我的胸肌。”说到胸肌,Chris得意的挑了挑眉。

“……”Sebastian没回话,闭着眼,随便摸索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砸了过去。

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,Sebastian又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


“您叫的披萨。”

昨天晚上,Sebastian正窝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影,门口传来一阵门铃声,和一个送披萨的外卖小哥的声音。


Sebastian皱了皱眉,他非常确定那个人跑错了地方,因为他并没有叫什么外面。Sebastian没起身,寄希望于那个人能在仔细看过门牌号后意识到错误后,自己离开。

门外的人不放弃的一连按了好几下门铃。Sebastian皱眉,不得不起身去开门。

“我恐怕你送错了,我没有……”Sebastian愣住了,话说到一半,愣是给咽了回去。

尽管那个人带着棒球帽,脸上挂了一只黑色的大口罩,只漏出一双眼睛。但这该死的蓝眼睛,还能有谁。

还没等Sebastian反应过来,他就挤了进来,并快速关上了门。

他走到茶几旁,放下披萨,摘了帽子和口罩,伸出两条胳膊,一副求抱抱的姿势。

“你有什么毛病。”Sebastian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复联三的电影还在上映,天知道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“美国队长”和“冬日战士”,小小的风吹草动足以让他们职业生涯爆炸,Chris为什么就是不懂,老是这么随心所欲。

Chris走过去轻轻抱住Sebastian,右手抚着他柔软的头发。

“放心吧,我很小心的。”

Sebastian挣脱了环着自己的双臂,严肃的看着Chris。

“你太过分了,Chris。”

“我做什么了。”Chris瞪着无辜又真诚大眼睛。

“我想不需要我的提醒。”Sebastian别把脸别过去。不再看他。

“我觉得必要的提醒还是可以的。”Chris继续装傻充愣。

Sebastian拿起Chris的东西扔到他身上。

“你该走了。”冷冷的说。

“seb,你就是这样对待坐了好几个小时飞机来找你的人的嘛,噢,心好痛。”Chris整个人顺势往沙发上一躺。“我不走。”Chris经典耍无赖。
“……”
“放心吧,sebby,我来的时候很小心,没有狗仔。”看到Sebastian脸色阴沉的不说话,Chris立马从刚刚耍无赖的语气变的软下来。
“哦,那既然没有狗仔,你现在走吧。”Sebastian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“我只是说刚刚没有,谁知道现在有没有,搞不好,我出门就碰上一个拿着高倍相机的也说不定。”Chris翻了个白眼,一副你要是现在赶我走就是要我被长枪短炮怼死的样子。

Sebastian一时语塞,Chris的歪理邪说总是能让他说不出话。看着架势,Chris是走不了了,Sebastian只好做了个深呼吸,平复一下心情,走到茶几旁,拿出一片披萨,愤愤的咬了一口。还好,披萨还是好吃的,虽然有些凉。

“所以,你从哪搞来的这套衣服。”他吃着披萨,眼神打量Chris蓝色的制服。

“额,戏服。”Chris犹豫了一下,想了个他认为不错的理由。

开玩笑,他会承认自己是在一家买“角色扮演”用品的网店买的吗。

“你来找我干嘛。”Sebastian问,嘴里还嚼着披萨,腮帮子鼓鼓的。

“干你啊。”Chris眨巴着大眼睛,一脸兴奋的看着他。

Sebastian简直要被他理直气壮的口气给气死,随手抓起一个抱枕朝Chris砸去。

“你个种马。”

Chris没有躲开,一把接住砸过来的抱枕,走到Sebastian身边。牵过那只没有拿披萨的手,在手心轻轻啄了一口。然后把手放在自己脸上。

“看,我今天把胡子刮得可干净了。”

有一次,Sebastian以Chris的胡子扎脸为由拒绝了他的索吻。还没等Sebastian反应过来,Chris就吻上了他的唇。

Sebastian楞住,嘴里还有没吃完的披萨。

“嗯,不错,有点咸咸的。”Chris砸吧砸吧嘴,认真的点评到。

Sebastian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瞬间往上涌,脸一下子就红了,嘴里的披萨吐也不是,咽也不是。他简直想把披萨盒糊到Chris厚厚的脸皮上。

“你给我去洗澡。”看Chris没有收手的打算,正准备进行下个环节的时候,Sebastian用手轴抵着他的身体吼道。

“我来的时候洗过了哦,洗的干干净净的。”Chris眼神透着笑,看着怀里那个红透了的人儿。

“那我去洗。”Sebastian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让他暂时从自己眼前消失。

“我也要洗。”

“你TM不是洗过了。”

“仔细想想好像没洗干净。”

(拉灯,🙈🙈🙈)


[盾冬]One Kiss (三)

(人物好像有点ooc,抱歉🙈。设定,被治好的Bucky再次失忆了,Steve带着Bucky回布鲁克林找回忆。)


Bucky吃完饭,揉了揉已经被食物填满的圆润起来的肚子,放松的打了个饱嗝。Steve满意的看着眼前的这幕温馨又美好的画面,露出老母亲般慈祥的笑容。

“Bucky,我们要不要出去走走。”

散步,才不要,吃完饭运动是对食物的不尊重。

就这样,生怕自己吃饭不长膘的Bucky,一个白眼,否决了Steve的建议。

Steve只好摊摊手,识趣把碗筷收拾好,抱着去了厨房。

这边汤足饭饱的Bucky也从餐桌转移到了沙发,开始拨弄起遥控器。
过了一会,Steve收拾好厨房,擦干净手,屁颠屁颠的跑过来,坐到Bucky身边,一只手搭在Bucky身后的沙发背上,手指头有些躁动的在肩膀边缘试探肩膀。

“我也喜欢看海绵宝宝。”Steve瞟了一眼电视里播的动画片,眼神又落在Bucky脸上。

“嗯。”Bucky的眼盯着屏幕,不咸不淡的哼了一声。

“海绵宝宝很可爱哦。”虽然嘴上夸着海绵宝宝,但Steve眼睛还是有些直直毫不掩饰的看着Bucky。

Bucky被看的有些发毛,但还是选择了忽略,他盯着屏幕装作没看到。

Steve把这当成了默许,眼神越发的肆无忌惮,似乎要把Bucky脸上的毛细孔都检查一遍。

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,你坐在沙发看电视,我坐在沙发看你,你看电视的时候很专注,我看你的时候更专注。

就这样,Steve度过了对于他来说,无比愉快的一个小时。

“该睡了,Bucky。”在听到Bucky忍不住的打哈欠后,Steve温柔的提醒到。

“嗯。”Bucky关掉电视,继续忽略Steve目光,走去洗手间。

洗漱完后,他躺到床上,准备关灯睡觉。

就在手正伸向开关时,Steve就这么刚好的也出现在卧室,,Bucky反应过来的时候,Steve,就已经自觉的脱了上衣,躺在了Bucky身边,牢牢的霸占了一半的床。

“晚安,Bucky。”Steve关上灯,不由分说的,捞了一把被子,裹住他们俩,轻轻的亲了一下Bucky的后脑勺还有些湿湿的头发。

Bucky思维腾的一下炸开了。说好的最好的朋友呢?晚上吃饭的时候你想吻我我就感觉不对劲,这TM还要跟我睡一起,啃我的脑袋,那家好朋友是这样的。

当然,鉴于自己那空空如野失去记忆的脑袋,Bucky咬咬牙决定先忍了。

不一会紧实的胸肌贴了过来,原本有些冰冷的身体感受到热源,Bucky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而身后那个人似乎并不懂得点到为止,一点点挑战着他的底线。

一只宽大的手掌紧接着圈在他的腰间,另一只抚上他头发,轻轻揉搓了几下,在他的耳边喃喃到,“Buck,下次睡觉前的要把头发吹干。”

匀称的呼吸,打在他的耳垂,弄得弄得他的耳朵一阵痒,Bucky忍不住蹭了蹭那只还搭在自己头上的手掌。周围的气息让他觉得莫名的燥热,根本无心睡觉。

在确定身后那个人睡着了以后,Bucky试图调整到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,但这一点微微的动作,似乎惊动到了那个睡梦中的人,他下意识的抱紧了Bucky的腰,还发出一声不满的轻哼。

朋友都这么亲密的吗?黑暗中,Bucky的眉毛几乎要拧巴到一起了。

早上被动静弄醒的Bucky揉着迷糊的眼睛,起了床。
“嗨,Bucky,你醒了,等一会,马上就做好了。”Steve正在往锅里磕鸡蛋,动作娴熟到位。察觉到动静后,他扭头看了一眼刚从卧室出来的Bucky。

“……”Bucky没说话。


“怎么了,没睡好。”Steve注意到了他的黑眼圈,紧张的问。

“今天给我买个床。”

“什么。”手一抖,木铲掉到锅里。Steve迅速收起失落,对Bucky挤出一个微笑,“好。”然后扭过头继续做他的早餐。

他背对着Bucky,注视着锅里的逐渐成型的鸡蛋,思绪不禁回到了以前和Bucky依偎在一起的时光。哪怕是后来到了战场,注射血清后的自己像个气球一样膨胀起来,Bucky还是喜欢和他挤在一起。只要他们还在彼此身边,战争在怎么残酷,也能安然入睡。

而现在……该死的九头蛇


Steve握紧了手里的木铲,不自觉加大了翻动鸡蛋的力度,

“改吃炒鸡蛋也不错,”Steve看着被搅在一起的蛋黄和蛋清,小声嘟囔了一句。

Bucky坐在凳子上,盯着被子里的牛奶,思考着Steve刚刚反常的举动。还没想出个所以然,思绪就被一阵门铃声打乱。。

“嗨。”莎伦热情的打了声招呼。

“什么事。”

灿烂的笑容对上冷峻的双眸后僵在脸上,莎伦不禁打了个冷颤,但还是表现出该有的素养说。“看,我今天早上刚买的水果,很新鲜,给我的新邻居送点。”说完,晃了晃手里装着黑布林的塑料袋。

“谢谢。”Bucky接过袋子,重重的关上了门。

“呼~”被甩门的莎朗似乎松了口气,然后嘴角挂着一丝得意微笑,回到了自己的公寓。

「莎朗照例给上面汇报情况后。

就开始和娜塔莎发信息:Bucky黑眼圈很重,估计昨天晚上没睡好,队长很开心的在做着早饭。

娜塔莎:看来两人关系进展挺迅速的嘛。」

“刚刚,莎伦来了,送了几个水果。”Bucky提着黑布林,走到厨房的水槽旁,拧开水龙头,一边洗一边对Steve说,语气像是做的一个任务汇报,让人听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。

“正好,你喜欢吃的”Steve对着Bucky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。


“是吗。”
Bucky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拿起一个黑布林咬了一口,味道还不错。

吃完早饭,Steve贴上娜塔莎给他的假胡子,喷上一次性染发剂,准备带Bucky去买床。

Bucky虽然嘴上没说,但看着他现在的样子,觉得他又蠢了好几个度。
“Bucky,这是你的。”Steve贴完,拿着一片假胡子走到Bucky身边。

“为什么要贴胡子。”Bucky把头撤的老远,以示抗议。这看上去蠢透了。
“这是伪装Bucky,如果我们被人认出来会有些麻烦。”Steve跟Bucky耐心的解释到,试图让他接受这个有的蠢蠢的胡子。

“我该不会是干了什么坏事吧。”Bucky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,压低声音问。

“不,Bucky,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。”

“你知道的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,一定有什么原因,让我们得伪装起来。
“Bucky,相信我,你是我见过最正直的人。”

“还是说,你干了什么坏事。”
“什么。”

“该不会,你把我绑架,洗脑我,让我失去了我所有的记忆,目的是为了让我乖乖留在你身边。”

“哦,不。”

“我觉得我的想法很有道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然我们为什么要伪装。”

“Bucky,如果你不想贴胡子,我们就不贴。”Steve哭笑不得,无奈顺了Bucky的意。只是Bucky啊,你什么时候脑洞变的这么大的。

“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也不许贴。”Bucky一把揪掉Steve的胡子,扔进垃圾桶。

他们来到了一家大型商场。
“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热情的售货小姐凑上来。
Steve下意识的移了移帽檐,故意压低声音,“我们要买个床。”

“好的请到这边来。”售货小姐用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,面带微笑的说。


“这是我们店最新款的双人床,很适合二位这种将要结婚的情侣哦。”

“不是,我们没有,我想你可能……误会了。”听到结婚这两个字,Steve的脸刷一下红了,赶忙语无伦次的解释到。
Bucky对那位精明的售货员的话倒是没什么反应,只是自顾自的走到床边,打量着这个床。

“您可以躺上去感受一下我们的纯天然乳胶床垫哦。”

Bucky看了一眼Steve,Steve朝他点了点头。在得到许可后,Bucky躺了上去,好舒服,感觉好像躺在棉花糖上,马上就能睡着。

舒服,Bucky忍不住眯了一会眼睛。
“Steve,我想要这个。”还赖在床上的Bucky扭过头对Steve说。
“好的,请跟我到这边付一下帐。”售货小姐强势插入,没等Steve有任何表态,就带着他,刷了卡。

「私设:Bucky冷冻期间,Steve已经和美国政府达成了共识,只要Bucky的控制能被完全解除,就取消对Bucky的审判。」

[盾冬]One Kiss (二)

“你不吃吗。”Bucky皱着眉,抬头看向对面这个注视着自己一动不动的男人。

“噢,没关系,我不饿。”Steve愣了一下,笑着说到。

“你不吃,我也不吃了。”说完,Bucky赌气的把手里的叉子往桌子上一丢,撅着嘴靠在椅背上。

“哦,不,Bucky,我吃,我们一起吃。”Bucky这没由头的怒火把Steve吓了一跳,赶紧慌忙的抓起一个面包,大力的咬了一口。

Bucky白了他一眼,这才重新拿起叉子,低头继续奋斗在这一堆食物里。
而Steve没吃几口,又僵在了哪,继续含情脉脉的看着正在吃饭的Bucky。


要说当年Steve可是连菜勺都没掂过的人,而且他对做饭不感一点兴趣。大男人,做饭有什么用,真正能让他发挥自己的,必须是战场啊,直男如Steve这么想到。

直到有一天,随着一副黑色面罩的掉落,一张熟悉的面容出现在Steve眼前。

Bucky,是Bucky。

他瘦了,我要把他带回家,天天给他做饭吃,几乎是在看到Bucky的第一眼,这个想法就从Steve脑海里蹦出来。

虽然没能阻止Bucky的逃跑,但Steve坚信,只要自己还活着,就一定能找到Bucky,只要能找到Bucky,他就要天天做饭给他吃。

在寻找Bucky这些日子,带着信念的Steve渐渐爱上了做饭,从开始鸡蛋都煎不好的,到现在已经熟练掌握十八般厨艺,天知道废了多久的努力。

现在愿望得以实现,Steve看着Bucky吃着他亲手做的饭菜,光顾着陶醉了,自己那还有吃饭的心情。



花了一天的时间,Bucky不得不接受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他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大脑白的像餐巾纸一样,没有什么记忆可供搜刮。

而眼前这个快把他脑袋看出窟窿的人,看起来脑子不太好使的人,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唯一的朋友。有点绝望怎么回事。


不过算了,看在他做饭好吃,而且长的还挺好看的份上,就先这么凑合着过吧。想到这,Bucky又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他,该死的,这脸也太好看了吧。

正陶醉中,门铃突然响了,刚搬来的第一天晚上,谁会来,Steve疑惑着走过去开门。一阵苹果派的香气铺面而来,然后莎伦那张友善的笑脸,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欢迎我的新邻居。”

Steve无奈接过苹果派,动作要不要这么快,这才第一天,起码给我们留点时间独处啊。

但Steve还是压制住了内心的咆哮,笑了笑说:“谢谢。”

“我能进来吗。”莎伦往里面探了探头。

“不能。”Bucky走过来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说。然后一把把门甩了过去。

听到莎伦走远后,Bucky抢过Steve手里苹果派,一句话没说,直接连盘子一起丢进了垃圾桶,进了卧室。

“你在干什么,Bucky。”Steve看着不一会从卧室出来,还拿着一把手枪的Bucky,忍不住惊呼。

说好的失忆呢,为什么记不起来自己,却总记得出门带把枪。Steve表示很受伤。

Bucky握紧左手,耳朵贴在门上,仔细聆听门外的动静,然后扭过头对Steve说,“赶紧把你那口锅背上。”

锅?!Steve嘴角抽动,但还是紧张的问,“怎么了,Bucky。”

“她不是普通的邻居。”Bucky压低了声音,眼睛漏出凌厉的目光。

“什么意思。”Steve一脸不解。

“她看你的眼神不对,我怀疑有问题。”

“……”那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掏枪啊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。”

“她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邻居。”知道了Bucky的顾虑,他才终于松了口气。

“什么意思。”Bucky不由得皱起了眉,疑惑的看向Steve。

“我的意思是,她是我们的朋友。”Steve解释到。

“朋友?”

“对,准确的说是一名特工。”

“我们为什么会认识特工。”Bucky的眉皱的更深了。

“这个嘛,我们以前的职业跟这个有关。”

“是吗。”

“是的,Bucky,相信我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“她叫莎伦,记得吗,你以前见过她。”

“不记得。”说完,Bucky转身回到卧室,收好手枪。

“既然刚才的问题解决了,那么,我这还有一个问题。”Steve跟这他到了卧室,表情严肃的看着他。

“什么。”

“为什么我们的床下面会放着武器。”

“哦,这确实不是一个好地方,只是我还没想好放哪。”

“这是重点吗?”

“什么意思。”

“你的武器哪来的,随身携带武器,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,Bucky。”

“来的时候,顺手在实验室拿了一些。”Steve的目光过于严肃,以至于Bucky在回答的时候底气有些不足。

Steve继续展开眼神攻击并简洁明了的说,“我要没收。”

虽然不情愿,但Bucky没有反抗,乖乖的拉出箱子,递给了Steve。

Steve紧皱的眉头一下子就展开了,露出欣慰的笑容,他的Bucky还是很乖的。

“Bucky,你不需要带这些东西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Steve伸出右手轻轻的揉了揉Bucky的肩膀,温柔的看着他耷拉下来的脑袋,安慰到。

Bucky抬起头,就对上了Steve充满深情的目光。

Bucky不知道自己的用词是否准确,但看着Steve的眼神,深情这个词一下子就从他的脑海里蹦出来。时间好像停止了,他们静静地望着彼此。

“Bucky。”Steve轻声换了一声,脸慢慢凑了上去,轻轻的闭上眼。

“我饿了。”眼看着Steve的脸逐渐要占据自己所有视线的时候,Bucky扭过头,走出卧室继续刚刚被打扰的晚餐。

“哦,好,吃饭,吃饭。”

「娜塔莎收到了来自莎朗的一条短信:队长正在和Barnes先生一起吃晚餐,气氛很好。

不一会,莎朗的手机就闪出一条短信提醒,来自娜塔莎:看了两个人进展不错。😏

莎朗:可以说是相当的好。不知道是不是怪我打扰了他们,Barnes先生对我很有敌意。😭

娜塔莎:怕是还记得你亲过他的Steve。

莎伦:天哪,我只是为了帮忙打掩护,队长这次可欠了我个大人情。

娜塔莎:等他俩婚礼,让队长给你安排坐第一排。

莎伦:那必须。😎」

[盾冬]One Kiss (一)

 

“Bucky”

“who the hell is Bucky。”

美国队长的笑容僵在脸上,他的Bucky失忆了,再一次。
上一秒瓦坎达的国王刚通知美国队长,他们已经成功解除了Bucky大脑中九头蛇的控制,下一秒美国队长就出现在了实验室。
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瞬间移动。国王的嘴角抽动。

随着冷冻舱被慢慢打开,Bucky逐渐恢复了意识。
Steve走过去一把握住Bucky的手,激动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。
Bucky用空洞的眼神看着他。所以就出现了开头的对话。


“Bucky,是你,而我,是Steve。”Steve腾出一只手放在Bucky肩上,温柔的注视着他眼睛。
“Steve?”Bucky低下头,沉思。但是空荡荡的大脑,没能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。


国王曾告诉过Steve,要清理脑袋里九头蛇的控制,肯定会有副作用。所以Steve还是有心里准备的,失忆算什么,只要Bucky还活着,健健康康的,他们就可以一起创造未来。


Steve看向特查拉,表情庄重,“谢谢您,陛下,我们很感谢你做的一切。”
特查拉嘴角抽动的更加厉害,“呵,呵……,别客气,那什么,我还有国家大事要处理,不打扰你们叙旧了。”边说边往外走。
Steve听了很感动,国王国事如此繁忙还不忘帮助他和Bucky,这份恩情他们一定铭记在心。

“我是你最好的朋友。”Steve又回头看着Bucky,“记得吗,Bucky,我们要一起到时间尽头。”

朋友,猎鹰心里冷笑,护目镜呢,我的护目镜呢,不行,我得去找我的护目镜。然后在所有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,离开了实验室。

“朋友?”也许他是朋友,他看起来亲切又诚恳。
“对,还记得吗?我十六岁生日那天,在布鲁克林,我家里面……”Steve的脸越说越红,声音越来越小。
旁边的旺达和娜塔莎一脸兴奋。
Steve扭过头看着她们,“咳,旺达,你和娜塔莎先去吃饭吧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一脸不甘的旺达被娜塔莎拽了出去。
此时,偌大的实验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“十六岁怎么了吗?”Bucky歪着脑袋问。
“没什么,Bucky,这么久你一定饿了,我带你去吃点东西。”话都到了嗓子眼,还是没能说出口,Steve只好转了个话题。这种事果然还是要当事人自己想起来的好。
“嗯。”Bucky乖巧的点点头,虽然不认识这个人,但是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,心里却莫名的心安。也许就像他说的,他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吧。



第二天steve给他们留下了一封信,大概意思就是我的Bucky失忆了,我要带他去找回忆,各位勿念。

客厅
国事缠身的国王特查拉坐在沙发上沉思。
旺达表示,可怜的队长为什么不能和他的Bucky过一天安生的日子,如果他们能回到十六岁多好。

鹰眼嫌弃的翻了个白眼,如果哪一天Bucky恢复了记忆,怕是护目镜也没什么用了。
娜塔莎则一脸八卦,“旺达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满着我,十六岁是什么梗,我怎么什么不知道。”
“就是……”旺达趴在娜塔莎耳朵上,嘀哩咕噜
“哦,这样啊,我跟你说……”换成娜塔莎趴在旺达耳边,嘀哩咕噜
可怜的猎鹰,没人注意到他脸上的黑线。
“Barnes中士多久才能想起来,我觉得起码得一个星期。”旺达笑的一脸灿烂。
“我赌两个星期。”娜塔莎挑了挑眉,从怀里掏出一张美金放在桌上。
“……”猎鹰表示不想参加她们的游戏,但架不住旺达和娜塔莎的眼神攻击,只好无奈的说,“额,三个星期。”
“一个月。”沉思中的特查拉突然开口了,掏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。
鹰眼用余光瞟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,一,二,三,四,五个零,乖乖,国王就是不一样,随便一掏就这么多。

队长离开的前几天,几个人都心情不错。

起码每天早上跑步的时候没有人在你身边喊,on your left。

起码没人觉得你是个孩子,娜塔莎姐姐带我浪起来。

起码不用给某人操心相亲了,走旺达我们去撩汉子。

起码不用担心冷冻柜被砸,虽然也没怎么在乎。





这边,布鲁克林的一间公寓,住进两位九旬老人。



[冬铁]thinking of you(中)

(接队三中zemo洗脑Bucky剧情,情节改动,Steve带着逃跑的Bucky求助Tony)



Tony马上启动了一架最新型战机,前往西伯利亚。



在飞机上,Steve对Tony的帮助表示了感谢,当然Tony还是一脸嫌弃的表示并不是为了帮他。

感谢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,当这个话题结束后气氛变得冰冷。
Tony开始忙于收集有关zemo和那个基地的信息,准备迎接可能到来的恶战。

Steve和Bucky则变得表情沉重,陷入了沉默。迎接他们的将是什么,谁都不知道,毕竟那有几个等待被唤醒的冬兵,如果真打起来,并没有完全胜利的把握。





Bucky并不是第一次知道有TonyStark这个人的存在。逃亡的这两年,为了帮助自己恢复记忆,他搜集了很多关于旧时好友Steve的消息。在得知Steve加入了复仇者以后,他也开始连带着留意复仇者们的消息。

TonyStark,那个复仇者中你最无法忽视他存在的人。

他有一双好看的过分的眼睛,和俏皮的小胡子,和世界上最伶俐的嘴。而且每次公开发言,他都骄傲的像个孔雀。

这种人怎么会被认为是超级英雄,Bucky曾经不止一次的想。超级英雄不应该是那种大公无私,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国家和人民的人。大概像Steve一样。

传闻他还是个流连于女人香中的花花公子。

但是Bucky却忍不住多留意他一些,他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,吸引着他,他从未有过的感觉,渴望了解一个人更多,那甚至超越了自己对以往记忆的渴望。

“你应该休息一下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沉默的气氛终于被打破。Bucky看着眼睛充血的却还在忙碌的Tony,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说道。

他的声音很轻,没有什么语气上的波动,让人听不出关心。

但Tony却感到了温暖,很强烈的,从心头蔓开的暖意,甚至他自己脸颊也受到了影响,变得微热。但Tony并没有停止手里的工作,也没有扭头看他,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的脸色是否自然。

“如果你有我这么努力,大概早就什么都记起来了。”

Tony并不习惯于说谢谢,当然也从来不会接受别人的建议。但是他没有因为Bucky打扰他的工作而不耐烦,他甚至想继续和他聊的什么。

Bucky自嘲的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,这么多年被当做武器的他,已经太不擅长和别人辩解什么了。而且的确被Tony说中了。在逃亡的两年,他并没有急于要找回自己的记忆,如果不是还有Steve的存在,让他觉得自己的记忆还有一点价值,他都想抛弃所有的过往,重新开始。

听到Bucky的轻笑,Tony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,皱着眉头扭过来看着他,虽然内心把眼皮翻到了外太空,但他努力克制不表现的太明显,“我并没有在夸你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Bucky收起了眼里的笑意,认真的看着Tony。

Tony愣了一下,脑海里闪过有关冬日战士的档案。那是一段不堪的记忆,他甚至不知道在过去的七十年的时间,Bucky真正醒过来是多久,真正有自己自主的意识是多久。也许在摆脱九头蛇控制之前,Bucky没有一秒是为自己活的。那些被当做高级武器的日子,一次次的洗脑,Tony无法在想象下去,一种越来越浓郁的绝望几乎要把他淹没。

那些记忆不要也罢,不,最好永远都别想起来。



“如果想起来,你会怎么样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会痛苦吗。”

“可能,但我会努力接受。”

“有些总是徒劳。”


Tony回忆起和父母最后一次见面,是和父亲吵架告终的,然后那天晚上发生了意外,他再也没有机会去告诉他们,他爱他们。不管他怎么努力,可潜意识里一直在懊悔,那是一段在他心里永远无法被移除的痛。

Bucky察觉到了Tony的悲伤,虽然他并不清楚其中原由。

内心一种冲动喷涌而出,他很想把他抱在怀里,安抚他的悲伤。可是……

伸出的那支属于人类的手臂悬在半空,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肩膀。手心的温度隔着布料传到Tony的皮肤上,Tony瞬间回过神来。看到Bucky用些许怜悯的眼光看着他。

Tony一直很讨厌这种眼神,在他父母死后很长时间,他周围那些大人就是用这种眼神看着他的,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可怜虫。

但当Bucky的眼里流露出这种神情时,Tony并没有抵触,那一瞬间,他感觉得到了一丝慰藉。

他好像看到了,一个残破灵魂的,那灰蒙蒙的瞳色下被隐藏起来的一丝翠绿。

[冬铁]thinking of you(上)

(接队三中zemo洗脑Bucky剧情,情节改动,Steve带着逃跑的Bucky求助Tony)


“你不应该带他来找我,我没办法给你们庇护。”Tony冷冷的说。

就在今天白天,Steve随着被洗脑的冬日战士一起逃跑了。Tony没想到,Steve居然会主动联系他。他应该马上联系罗斯,可他并没有这么做,这并不是打算帮助那个臭名昭著的杀手,而是想找个机会劝说Steve,他“曾经”的好友,交出冬日战士。

晚上Steve带着冬日战士,到了他们约好见面的地方。这里是Tony所打造的一个秘密基地,不同于斯坦科大厦,除了少数的复仇者几名,连神盾局都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。

Tony的态度很明确,他不想再因为超级英雄的反恐行动而伤害无辜的平民。

“我只想找出事情的真相。”即使没有任何线索,固执的美国队长依然坚信他的好友没有犯罪。

“事情的真相就是,你亲爱的朋友制造了那起爆炸。”Tony的语气略带讽刺。他没想到父亲口中那个充满正义的美国队长,也会为了朋友是非不分。

Tony看向了Bucky,那一双灰绿的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,Tony甚至有些指望Bucky会编出一个蹩脚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帮助他,可他什么也没说。

“那个人不是Bucky。”Steve看起来有些激动。

“就算是被控制,他仍接受制裁。”Tony的声音有些急躁,罗斯只给了他36小时,他没有太多时间跟Steve做无谓的口舌之争。


Steve正要说话,却被Bucky制止了,他拉了一下他的胳膊。

“Steve,我们走吧。”

他声音很柔和,也许是因为恢复了记忆,那个冷酷杀手冬日战士变回了Steve口中描述的Bucky。

“可是,Bucky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Bucky笑了笑,安慰道。

Tony看到Bucky的笑容,愣了愣神。即使过了那么多年,即使他的双手沾满鲜血,可他笑容,还是透露出一丝纯净。

回忆不断涌出,这张脸和记忆中的画面交织在一起。Tony年少时,父亲经常会给他讲关于美国队长的事迹,和美国队长公事,那是他这辈子最骄傲的事。可Tony对这些并不感兴趣的。老牌的个人英雄主义,没什么新鲜。但当他看到美国队长的记录片时,却被一闪而过的一个少年吸引力。那是张很好看的脸,看起来很温和的。他应该是位诗人,或者是位钢琴家,Tony无法把这张脸和二战中保卫国家的战士联系在一起,因为他看起来才需要被保护。事实证明Tony想的没错,这位可怜虫甚至成了咆哮突击队中唯一牺牲的成员。

Steve只好不在强求,他也知道这么做太过为难Tony,毕竟Tony有他自己的坚持。

“等等,你们可以留下。”不知是什么让他动了恻隐之心,Tony留下了他们。

“谢谢。”Steve激动的说。

“别开心的太早,”Tony翻了个白眼,“罗斯给了我36小时来抓捕你们,如果在那之前你没办法找出证明你好友清白的证据,我会亲自把他交出去。”

“我需要你把你记得到事都告诉我。”Tony看向冬日战士说。“第一,白天那个给你洗脑的人是谁。”

“zemo,索克威亚人。”冬日战士想背公式一样背出来那个人的信息。

“他问了你什么。”

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“如果你亲爱的老友无法控制他的记忆,恐怕这辈子也无法证明他的清白”

Steve焦急的看着Bucky,他需要一个比不记得更好的回答。

Bucky努力的回忆了一下,终于回答到,“他问我当年西伯利亚的九头蛇基地在什么地方。”

“他为什么要这样问。”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。复仇者敏锐的嗅觉告诉他们,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。

“因为我不是唯一的冬兵。”

Steve和Tony听到以后震惊的看着对方,那个人的目的,看来不单单是Bucky。



“zemo说,他要看帝国毁灭,那是什么意思。”Steve突然想到了zemo那个可怕的计划。

“那人会三十多种语言,还有各种技能,如果他想颠覆一个国家,可能并不困难。”

Tony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他们必须在zemo之前,到达那个基地。

[evanstan]not like the movies(四)

十、

两年后Chris终于再一次见到了Sebastian。

忙碌的化妆间里,Sebastian安静的坐在那,闭着眼睛,耐心的等着化妆师给他画特效妆。

看到Sebastian的时候,Chris有一瞬间的失神,他几乎不敢相信Sebastian就在他眼前,就里的这么近。他已经两年多没见过他了。

“嗨,seb。”Chris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假装很正常的跟Sebastian打了声招呼。

Sebastian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睁开眼,看到了正在看着自己的Chris,略有生疏的说:“嗨,好久不见。”


Sebastian似乎变了,或许是因为发型和妆容的缘故,他看上去少了些以前的稚气和不羁,多了些成熟和内敛。



“最近在忙什么。”Chris问,听起来像是朋友之间的普通寒暄。

“客串了一部电视剧。你呢?”

“自从拍了一部电影我就休息到现在,如果漫威再不给我打电话,我的胸肌都要下垂了。”

“哈哈,”Sebastian又轻易的被他给逗笑了,气氛变得和谐起来。“喔,你的新电影,我看了,那很棒,不得不说,你在里面表现的太好了。”

“真的吗,你喜欢。”

“嗯,我特别喜欢。”

“我也喜欢你演的那个电视剧,我看了好几遍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喔,女主看起来很漂亮。”

“如果有机会我会把你这句话转告她的。”

“你们,在一起开心吗。”Chris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突然问出了口。这似乎有点越界,他不该打听他的感情生活。

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重,Sebastian不知从何说起,沉默了一会后,看着他的眼睛说:“事实上,我们分手了,几个星期之前。”


“真的吗?”Sebastian的话像一朵烟花绽放在Chris心里,Chris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。

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这有点不妥,赶紧安慰道,“我的意思是,我很遗憾,怎么会这样。”

“她觉得我有些无趣,这是她的原话。”Sebastian很无奈的摊摊手。

“怎么会,你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人。”如果可以,我能和你聊一整天,Chris在心里说到。

“谢谢,我没事,”Sebastian接着说到,“很奇怪,听到她提分手的时候我反倒有些放松。”

Chris有些走神。

“总之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Sebastian看他没有反应只好补充道,然后又重新闭上眼睛,让化妆师继续化妆。

“我也是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十一、

一个月前Chris就收到了拍美国队长续集的通知,当得知Sebastian还会继续出演的时候,他心里那些关于Sebastian的感情不断的涌上来,原来他并没有淡忘,他只是藏了起来,只需要一把钥匙,就会让它们全部暴露,而Sebastian这个名字就是那把钥匙。

自从拍完美国队长,他们俩就再也没什么交集。在得知Sebastian有了女友后,他就更加清楚那些从未开始的事情一定也不会有结局。

但Chris有时还是忍不住翻出Sebastian的电话号码,那还是他趁Sebastian睡着偷偷存的。他会看着那串数字发呆,有时又会在草稿箱打一大段的短信,那些短信从未发出去过,像他对Sebastian的感情一样,他只是保存在那里。



“我想跟你聊聊。”

晚上,Chris敲响了Sebastian的房门。

想找到Sebastian的房间很容易,Chris甚至不需要特意去观察Sebastian坐的电梯停在楼层。整个剧组都住在同一家酒店,他随便编了个理由就从前台那里得到了Sebastian的房间号。

他似乎并不意外,只是侧了一下身子,示意他进来。

Chris进来以后,并没有马上说话。Sebastian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静静的看着Chris。

“seb,我想你。”

Chris用最俗套的话做了开场白。然后,紧紧的抱住Sebastian,把鼻子埋进他的头发,感受着他头发发出的淡淡的香气。Sebastian没有推开他,只是没有什么回应,任由他这么抱着。

“我们继续那个游戏好不好。”语气透漏着些恳求。

“什么游戏。”Sebastian很平静,他大概猜到了Chris的意思。

“你和我,找点乐子,不谈感情。”Chris松开了他,看着他的眼睛说。

今天白天在化妆室得知Sebastian已经分手了以后,他就做了这个决定,他不会再奢望那些不切实际的约会,不会跟他提起那些幼稚的感情,他要变成他希望的那样。

他只想待在他身边,多一分钟。



Sebastian从不怀疑自己能马上从人群里一眼就认出Chris,因为他总是那个最耀眼的甜心。可现在在他面前的Chris,连他最好看的蓝眼睛都透露出一丝黯淡。



“好。”Sebastian的嘴角微微上扬,看起来像是赢得了一场胜利。他得到了他想要的,同时又避免了麻烦。

一瞬间的光亮划过Chris世界后,他的心又坠入了更深的黑暗。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欣喜。

“晚安,seb。”尽管有些疲惫,Chris还是挤出微笑,做了一个道别。

十二、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76625930509253